•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书籍

《斗破苍穹》天蚕土豆651--700章

时间:2021-05-10 19:22:24   作者:小编   来源:网络分享   阅读:984   评论:0
内容摘要:第六百五十一章 米特尔之难 加玛圣城,加玛帝国的帝都,作为整个帝国最为繁华的一座城市,这里每天所吞吐的人流量,达到了一个颇为恐怖的数字,然而今日,这座繁华城市,气氛却是有些格外的压抑,隐隐间,皆是有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之感。 而造成这种感觉,自然便是从突然宣布暂时关闭所有拍卖......

《斗破苍穹》天蚕土豆651--700章


第六百五十一章 米特尔之难

    加玛圣城,加玛帝国的帝都,作为整个帝国最为繁华的一座城市,这里每天所吞吐的人流量,达到了一个颇为恐怖的数字,然而今日,这座繁华城市,气氛却是有些格外的压抑,隐隐间,皆是有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之感。

    而造成这种感觉,自然便是从突然宣布暂时关闭所有拍卖场与商铺的米特尔家族中所弥漫而出,这个帝国三大家族之一的这般举动,无疑是在向所有人显示着,将会有着不小的麻烦事落在他们头上。

    民间并不乏一些消息灵通之辈,因此,隐约也是有着一些传言传出,说云岚宗有着清除米特尔家族的企图。

    这些传言一传出,利马便是在城中引起了不小骚动,这些年云岚宗的越加强势与嚣张,加玛帝国的人都是瞧得清楚,而且,在这加玛帝国,能够让得如今已成为三大家族之的米特尔家族都这般谨慎对待,除了皇室有这资格之外,恐怕也就只有那距-离帝都不远的云岚宗了一就在满城谣言四起时,那位于城南一些位置的米特尔家族总部,气氛却是格外的紧绷,匆忙的身影在庄园之中来回走动,所有护卫皆是从其他地方抽调而回,将这座庄园防御得极其严密,黑暗之中,无数闪烁着寒芒的箭簇,正游摆不定的在庄园各处游历,一旦出现不之客,锋利长箭便是会在瞬间射出!

    在庄园四处人影闪掠时,庄园中心处的宽敞议事厅中,气氛也是颇为凝重,在座之人,皆是米特尔家族的核心人员,不过此刻,他们的脸色,大多都是有些难看,当然,在这加玛帝国,不管谁突然被列入云岚宗的打击日标,恐怕脸上都难以露出多少笑容。

    “雅妃,云岚宗要对我米特尔家族的出手的消息,真的属实?”大厅中,一名老者紧皱着眉头,声音低沉的问道。

    听得老者问,大厅中目光蝮时全部投射封了那坐于位的美丽女人身上,而后者那张妖娆俏脸,此剖-也是布满着凝重,面对着众人目光,她微微点了点头,道:“大长老,这消息假不了,这两日之内,恐怕云岚宗便是会真正的动手!”

    虽然心中已经有所答案,可在听到雅妃的确定后,大厅中依然有不少人脸色突兀的变得灰暗了许多。

    被称为大长老的老者,面容有点熟悉,仔细看去,原来便是当年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不过听雅妃对其的称呼,似乎在这三年间,他已经将族长之位,让了出来…

    听得雅妃回话,米特尔-腾山也是缓缓的叹了一口气,在这种近乎家族绝境中,络入了沉就。

    这一切都是萧家那些家伙惹得祸,若是不帮他们,就不会得罪云岚宗,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些事!”在云岚宗这三个字所带来的压迫下,突然间有着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而这声音一落,便也是带起了不少附和声,显然,在这大祸临头之时,他们终于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想法。

    “给我住嘴!”听得议事厅中的吵闹,米特尔。腾山顿时大怒,手掌狠狠的拍在桌上,突如其来的巨声,也是将众人骇得连忙闭唷。

    将众人压制而下后,米特尔。腾山看了一眼身旁坐于轮椅上,一脸平静的男子,旋即再瞥了一眼雅妃身旁,一直闭日,可却脸色有些冰寒的海波东,苦笑了一声,道:“萧鼎先生,族人失态,让你见笑了。”

    听得米特尔-腾山的话,萧鼎却是笑着摇了摇头,目光缓瑷的在众人面庞上扫过,雨凡是目光与其对视之人,片刻后便是会忍不住的偏移开去,这个男人如今虽然双腿已残,可不知为何,当人望着那张一直挂着淡淡笑容的脸庞时,心中会忍不住的有些寒意。

    家族惨些被灭,自己又是变成了只能依靠轮椅的瘸子,这些足以让寻常人疯的变故,然而,这个男人,却是依然没有丝毫的波动,那模样,就犹如他根本就没有情感一般…这种人,的确很是有些可怕。

    “腾山大长老,这事,的确与我萧家有些关系。“”萧鼎淡淡一笑,目光扫了扫米特尔-腾山,道:“若云岚宗真的要对米特尔家族出手,你便将我或者一半萧家族人交出去,然后对外说,这是萧家所有能残余之人,其他的族人,便请你们想办法悄悄让他们离开,萧家遭逢大难,一丝血脉,必须遗留!”

    听着萧鼎的话,大厅中许多人都是有些愕然,望着前者脸庞上的笑容,心中寒意更去,这一手,不可谓不狠。

    米特尔。腾山也是因为萧鼎这话眼皮跳了跳,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微笑的后者,心中暗道:“年龄不大,却是有着一种绝对的理智,萧家有此人才,不愁不兴旺,不过,可惜…””

    “萧鼎小子,放心,不会有人把你交出去,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乃至半个米特尔家族,老夫也会保你无恙!”冰冷声音,突然响起,众人一抬头,卸是见到海波东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那对有些蔚蓝的眼瞳,此刻正寒光闪烁,所有有所异议的人,在这寒芒之下,也不得不识相的吞下到嘴的话语。

    “海老。“”萧鼎一怔,那一直古井无波的眼睛中,也是略有些波动,他心中清楚,这米特尔家族,若非是雅妃与海波东竭力护持的话,恐怕萧家族人早就失去了庇护,不过他依然没料到,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可海波东依然还顽固的坚持着,甚至,甘愿搭上半个米特尔家族。

    “海老,您还在等我三弟回来么。“”萧鼎苦笑一声,轻叹道,到了这种时刻,甚至是连他,也是没有了太大的信心,或许,他只能寄托希望于萧炎日后归来,能够为萧家报此血仇。

    “哈哈,我对那小子有信心。“”海波东大笑了一声,旋即目光瞥了一眼旁边的米特尔。腾山,冷哼道:“你们这些家伙,总是鼠目寸光,你们难道以为,云岚宗对我米特尔家族出手,真的只是因为萧家么?这些年他们的动静如何你们不是不知道,这帝国三大家族甚至皇室,哼,你们看-着吧,看看有谁能够幸免?”

    米特尔。腾山沉就,旋即苦笑着叹了一声,他又何尝不知道,如今的云岚宗,有着清洗帝国势力的趋势,不过若是能够将这一天延迟一些,那也是好的啊。“不过心中虽然如此想,可他却是不敢说出来,海波东方才是家族中的太上长老,米特尔家族能够有今天的地位,他的功劳毋庸置疑,甚至连他都不敢与之辩驳,当然,若非海波东在米特尔家族有着这般声望,光凭雅妃一人之力,再有才华,也是难以成为这个家族的掌舵人。

    “那现在如何是好?要不杈们向木家和纳兰家族或者炼药师公会,皇室求助?”米特尔。腾山叹息道。

    “没有用。_”雅妃摇了摇头,纤细9!i玉葱指轻轻点在桌面上,明眸扫了扫大厅,道:“云岚宗如今的实力已经太过强大,乃至于他们都不敢遭惹,若是他们真是想要帮助的话,不用求助,他们也会派人前来,若是不想或者不敢,再如何求助,也是无济于事。

    “那。难道就这样等死不成?”大厅中,一些人再度忍不住的道。

    雅妃抬了抬眼眸,偏头对着米特尔。腾山道:“大长老,为了出现最坏的打算,我已经暗地里将米特尔家族的一些年幼之人送出了帝都,以保存家族血脉,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恐怕我们除了投降之外,便唯有拼死一战了!”

    “唉,你这妮子倒的确是看得远,竟然预先就准备了家族后路,不过那种情况。“也太糟了。”闻言,米特尔。腾山一怔,看来这些事连他也是刚刚才知道。

    “投降。“我可不认为那会有太好的下场。”

    “轰!”

    米特尔。腾山叹息了一声,刚欲说话,整个加玛圣城天空之上,突然爆出一道如雷鸣般的响亮爆炸声。

    爆炸声滚滚不休,令得满城目光都是投在了天空之上,而此刻,在那爆炸声滚动之地,一朵由能量所汇聚而成的云彩,而在那云彩一旁,一柄散着凌厉剑气的长剑,正笔直刺入!

    “这是云岚宗的信号。“”望着天空上的那特殊能量印记,整个城市,都是爆起了阵阵惊呼,一声敏感之人,更是一脸骇然,这云岚宗,难道真的要对米特尔家族出手了?

    米特尔家族中,涌出大厅的不少人也是看见了天空上的印记,一时间,脸色都是有些白了起来。

    “米特尔家族,交出萧家余孽,否则,灭族之时,就在今日!”

    在能量印记出现之后不久,一道冷漠的淡淡喝声,便是在雄浑斗气的夹杂下,在整个加玛圣城轰鸣响彻!

第六百五十二章 血洗

    如雷喝声,夹杂着斗气,在整个加玛圣城每一个角落里回荡着,这一刻,城中无数人都是抬起了头,将目光投向某一处方向,那里,冲天斗气,如天柱般,暴涌而起!

    米特尔家族,雅妃,海波东等人皆是涌出了大厅,面色凝重的望着那雄浑斗气爆之所。”现在怎么办?”米特尔。腾山沉声问道。

    “还能如何?既然不想投降,那么便拼死一战吧!”海波东冷哼了一声,淡淡的寒气缭绕在其周身,而在这般寒气笼罩下,其双眼之中的蔚蓝之色,也是越加深沉。

    “所有人听命,严守自己的岗位,不可慌乱,一旦有人入侵,无须禀报,杀!”雅妃俏脸冰冷,凤目含煞,冷喝声在整个米特尔家族之中扩散而出。

    望着那有条不紊的将命令下达,并且迅稳定骚动局面的雅妃,海波东微微点头,旋即微眯着双眼,冷漠的望着那斗气爆之地,袖袍中的拳头缓缓紧握。云山老杂毛,你想灭我米特尔家族,老夫也要让你伤下骨,掉点血!”

    在米特尔家族人员严正以待间,那加玛圣城斗气爆之地,猛然传出一道整齐厉喝声,旋即那整个城市的人,便是瞧见了那铺天盖地从某处涌出,最后在城市建筑物之上弹射飞掠的白袍大队,那些白色袍服在鼓动时,其上特殊的云彩剑纹,让得人清楚的辨认出了他们的身份,赫然便是云岚宗之人!“嘶。“没想到云岚宗这次竟然派了这么多人来,看来果然是想一。将米特尔家族给吃掉啊。”

    望着那些犹如跳蚤般从建筑物之上闪掠而过的白袍,不少人都是暗中吸了一口凉气,旋即有些惋惜与忿忿,云岚宗这般大张旗鼓的动手,气焰实在是太过嚣张了。

    白袍部队犹如白色的洪流般,径直从牵都北面涌来,最后铺天盖地的对着米特尔家族所在的方位包围而去,看那声势,恐怕云岚宗至少是调动了千人之数,这般规模,足以媲美一支小型的军队了。

    当白色洪流涌过时,整个帝都也是犹如沸腾的油锅般,彻底的骚动了起来,无数人也是跳上楼顶,然后遥遥的吊在这洪流之后,最后在足以目视到米特尔家族时方才止下脚步,然后寻了个视线不错的地方,开始关注着这几乎是加玛帝国百年内最为轰动的大事。

    加玛帝国三大家族,皆是在帝国屹立了不短时间,这些年中,三大家族势力越加雄厚,寻常家族难以将之越,今日云岚宗对米特尔家族的出手,无疑将会是这几十年之内,生在加玛帝国之中规模最为宏大的一次对碰!

    对于这种强强对碰,不少人心中都是充斥着好奇,因此,在云岚宗那股白色潮流还未到达米特尔家族时,在后者周围的一些居高点上,便是已经簇用满了黑压压的人群。”萧大哥,待会若是生战斗,你便躲在一旁。“”望着那从远处席卷而来的白色浪潮,雅妃偏过头,对着那坐于轮椅jl的萧鼎提醒道。

    “到了这种时候,躲在一旁能有何用?而且难道你还真以为我是手无待鸡之力的人么?”对于雅妃的好意,萧鼎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旋即手掌一枯,一股异样浓郁并且充斥着生机的绿色斗气便是迅涌出,将其手掌尽数包裹。”咦?你晋入斗灵了?这是何时的事?”一旁的海波东,瞧得萧鼎突然间释放开来的气息,顿时一怔,有些惊讶的道。”腿没了知觉,便只能安安静静的修炼,所以进展倒是颇为不错。”只是平日未曾施展斗气,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而已。萧鼎笑道。

    “有自保之力便好,待会如果情况不妙,你与雅妃便找机会逃离。”全部死守这里,可并不明智,那样的话,就算米特尔家族真的被灭了,日后也能有人替我们报仇。”海波东点了点头,突然低声道。

    听得海波东这话,萧鼎与雅妃皆是一怔,刚欲说哈,前者脸色却是彻底凝重,缓缓的道:“来了…”&”

    两人顺着声音抬头,目光望去,只见得这所庄园之外的一些建筑物之上,已经站满了无敌白袍人影,手中齐刷刷的握着如出一辙的锋利长剑,在阳光的反射间,森冷的寒芒,尽数倾洒进庄园之内,令得人遍体生寒。”你们二人指挥庄内,云岚宗的人,我带人阻拦。”海波东对着雅妃说了一声,旋即脚掌一点地面,身形便是爆冲天际,而其后,米特尔滕山见状,赶忙一声大喝,然后众多米特尔家族的实力颇强的族人,便都是紧跟而上,最后闪现在庄园外围,与外面的云岚宗大部队形成对悖。

    身体悬浮半空,海波东双肩一颢,一对斗气冰翼便是从背后延伸而出,双翼振动,将其身形稳定在了天空之上,双眼泛着冰冷的望着外面那犹如白色浪潮般的云岚宗大部队,强悍斗气自其体内暴涌而出,而随着斗气的涌动,一股磅礴气势也是缭统天际,异样的压迫笼罩着方圆百米。

    以涤波东那斗皇级别的势力,所释放而出的气势,不仅令得云岚宗大部队中出现了一些骚动,就是连周围高耸建筑物之上的众多围观者也是出阵阵惊叹声,作为加玛帝国之中屈指可数的斗皇强者,海波东的声望在这三年中,也是再度回复到了当年的巅峰程度。

    “海波东,不要负隅顽抗,凭你一己之力,还想力挽狂澜不成?若是识相的话,便尽快交出萧家残党!”

    就在海波东气势澎湃涌动时,两道厉啸声,突然自城中暴喝而起,旋即,两股足以和前者相媲美的气势,也是陡然浮现&。

    在这两股气势出现霎那,一阵破风声也是紧跟而起,最后,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两道流光划过天际,最后闪觋在了米特尔家族之外的半空上。

    出现的两人,也是老者模样,一身云纹白袍显示着他们的身份而那两股强悍气势,明显也是两人所。

    突然出现的云岚宗两位长老,也是引起了满城目光注视,特别是在察觉到那自两人体内隐隐散而出的压迫感之后,不少人心中皆是涌上些许骇然,这两人,竟然都是斗皇强者?云岚宗何时又出现了两名斗皇?

    海波东的目光,在两人出现时便是紧紧的投了过去,特别是当视线扫到两人面庞时,心中顿时大惊,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难以置信在天际回荡:“云督?云刹?你们怎么可能也晋入斗皇了?”“嘿嘿,只准你成艿年皇,难道别人便不行么?”听得海波东这话,那名为云刹的老者,冷笑了一声,道。

    “涤老,这两个老家伙三年酋尚还顶多只是四星斗王而已,怎么可能在短短三年便突破至斗皇?”一道身影闪掠至海波东身旁,现出身来,正是米特尔。腾山,此刻他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远处天空上的两人。

    海波东面色阴沉,微眯着眼睛,日光在云督云刹两人身上扫了扫,片刻后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两家伙气息有点不对,虽然气势看似达到了斗皇阶别,可气息却远远不如斗皇强者那般圆润自然,想必应该是云山使用了什么诡异秘法,强行提升了他们实力…”

    “那现在如何是好?”米特尔。腾山有些着急的道,就算那云督与云刹并非真正的斗皇强者,可分出一人来拖住海波东,应该不算什么难事,而剩余的另外一人,凭他的实力,明显极难抵挡,更何况,那外面的云岚宗弟子一旦动攻击,光靠家旄中的这些强者,怕是抵挡不了多久。

    “还能如何?这种时候难道还能投降不成?”海波东皱眉冷斥了一声,旋即沉声道:“我会尽快将他们其中一人击杀,然后来助你斩杀另外一人,只要将这两个领头的杀了,其他的云岚宗弟子,倒不足为惧!”

    米特尔-腾山一声苦笑,如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就算今日战败,但在这般多人注视中,也算虽败尤荣了!“海波东,再问一声,今日,究竟是交不交人?”云刹目光阴寒的瞥了一眼那悬浮在庄园上空的海波东二人,喝道。

    “云岚宗这些年的作为,简直丢尽了前些代宗主的脸!云山那老杂毛,难道就不怕列祖列宗复活来找他算账幺?”海波东嗤笑了一声,嘲讽道。

    闻言,云刹与云督脸色也是彻底沉了下来,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两人缓缓举起手来,瞬息后,猛然挥下,而在手掌落下之刻,那充斥着杀意的冷喝,也是在天空响彻而起。”云岚宗众弟子听命,今日,血洗米特尔家族!”

    随着两人喝声落下,森冷剑气,猛然自那白色潮流中暴涌而起,遮天闭日的将这座城市笼罩

第六佰五十三章 血战

    嗤! 嗤 !在云督喝声落下之霎,那已经将米特尔家族围得水泄不通的云岚宗弟子,顿时犹如猛虎下山般,携带着凌厉剑气,铺天盖地的对着那所庞大庄园冲杀而去,顷刻间爆发而起的杀伐声,令得无数离得不远的围观者们脸色泛白。

    “杀 !”

    当云岚宗弟子如潮水般对着米特尔家族涌去之时,一道清冷喝声,也是响彻而起,旋即,只听得整个庄园之内一片弓弦拉动的声音,瞬间后,无数箭支撕裂空气,化为箭雨,将那暴涌而来的白色浪潮笼罩而进!箭雨将云岚宗的攻势稍稍阻拦了一点,不过紧接着,当无数团明亮斗气涌起时,箭支的作用便是减弱 了许多,而借此之势,那白色浪潮,更是接近了庄园许多,甚至一些速度快者,已经与庄园近在咫尺。

    咬! 噗!不过,就在云岚宗攻势进入庄园百米距离时,突兀间,再度有着异常低沉的弓弦声响起,然后,一道道通体血红的箭影,猛 然自庄园之中暴射而出 !这些血红箭雨与先前的普通箭雨明显有着巨大的差别,这从箭身划过空气所发出的声响便是能够辨明,而且,当这些箭雨在射中云岚宗弟子时,后者身体表面上所缭绕的斗气,明显没有对箭支造成多大的阻碍,甚至由于力量过大,乃至于箭支在射穿一人身体时,余力还会将其身后之人也是洞穿,这般恐怖杀伤力的箭支,看得那远处一些人群遍体生寒。

    血色箭支狂射西出,在天空上留下淡淡的印痕,而每一次箭支的飞射,都会令得不少云岚宗弟子无力 倒落下地,看来,米特尔家族能够作为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之首,果然也并非是能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就算是以云岚宗之强,想要兵不血刃的灭掉米特尔家族,也是不可能之事 !对于那下方已经展开的凶狠攻势,天空上的几人倒是并未因此而分神-,那云督与云刹在停滞了片刻后,两人却是同时展动身形,然后对着海波东暴掠而去 !瞧得两人竟然都是冲着海波东而去,米特尔。腾山顿时冷喝道:“两个老王八蛋,你们把我给忘了 ?”

    “嘿嘿,腾山,哪敢将你忘了,对付你,还不用云督云刹两位长老出手,便让他们安心的将海波东 解决吧。”就在米特尔,腾山声音刚刚 落下时,突然两道身影从下方那云岚宗大部队中飞掠而去,最后振动着背后双翼,悬浮在距离米特尔,腾山不远的地方。

    “云浮?云旭?没想到连你们也来了 !”瞧得这突然出现的两人,米特尔。腾山心头顿时一沉,这两人也是云岚宗的长老,虽然实力没有云督二人强横,可也是斗王阶别的强者,看来云岚宗为 了对付米特尔家族,果然是下了血本啊。

    “宗主对于你们米特尔家族已经容忍到了极限,所以,也别怪我们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两人似乎与米特尔,腾山认识,因此淡淡话语中也是有着一抹无奈。

    米特尔。腾山阴沉着脸庞,目光对着海波东的方向望了过去,在云浮两人阻拦之间,云督与云刹已经接近了后者,三人体内那股强悍气势,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是令得他感到体内斗气有些流淌不顺,斗皇强者,果然远非斗王可比。

    “你小心点,他们两人,我来对付,你顾着自己便好!”在米特尔,腾山心中为海波东担心时,后者低沉的声音,却是已经传了过来。

    闻言,米特尔-腾山也只得放下心中的忧虑, 目光转向面前的对手,手掌一翻,雄泮的斗气便是自体内暴涌而出,那股气势,虽然比不上海波东,可也不可小觑。

    “得罪了 !”感受到海波东那边已经爆发起来的能量波动,那云浮二人也是不敢再怠慢,对着米特尔-腾山喝了一声,旋即背后双翼一振,便是化为黑影,对着米特尔。腾山暴射而去。

    目光阴沉的望着飞掠而来的两人,米特 尔,腾山心中也是涌上一股许多年未曾出现过的豪气,仰天大笑道:“好,今日就算我米特尔家族难逃大难,也要你云岚宗伤筋动骨 !”

    笑声落下,米特尔。腾山背后斗气双翼一动,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毫不畏惧的对着云浮二人笔直冲撞而去,瞬息后,宛如惊雷般的能量爆炸声,便是在加玛圣城天空上响彻而 起!整个帝都,都是在这一刻,将所有的目光,投注在了这场浩大的强者之战中,这一战,将会决定着米特尔家族的生死存亡 !在米特尔家族与云岚宗展开生 死拼杀时,帝都某几个地方,却是一阵缄就。

    位于城中心的皇城之内,一处视野足可 望见全城的高塔之上,几道人影默然站立,目光,望着遥远处爆发而起的惊天大战。

    站于最前方的,是一名身着麻袍的老者,老者满脸皱纹,此刻那张总是古井无波般的苍老面庞,却是写满着一种挣扎与徘徊不定的犹豫“太爷爷,我们真的不出手么?”在麻袍老者身后,一名身材高挑,俏脸隐隐中噙着些许威严的紫色锦袍女子,望着远处的大战,终于是忍不住的道,从她头顶戴着的那象征着身份的紫金凤冠来看,似乎地位极其不低。

    “唉,夭夜,你也知道云岚宗如今实力如何强悍,若是激怒了云山那老杂毛…” ”麻袍老者叹息了一声,道。

    夭夜,这位头戴紫金凤冠的高挑清丽女子,赫然是当年与萧炎有过几面之缘的皇室大公主,夭夜。

    “可太爷爷,您也知道,云岚宗这些年的举动包含着何等的野心,我们若是联合炼药师公会以及三大家族,或许还能与他们抗衡,可若是坐视他们被云 岚宗挨个清除,日后,我皇室怕也是会沦落这般下场!”此时,这位如今以及开始逐步掌管整个帝国的加玛女皇, 却是蹙着柳眉,颇为焦虑的道。

    面对着夭夜犀利的言辞,加老却是一阵沉就,那云山始终是压在其心头的一块重石,他清楚,以那个老杂毛的实力,若是要杀他格话,恐怕并不难,而一旦他身亡的话,那么皇室便是会失去守护,而到时,恐怕会要面对的危难更大, 因此,即使是面临这种关键时刻,可他依然难以下定决心。

    “唉,再看 看吧。 “”沉就了 良 久,加老依 然 是轻 叹 了 一 口 气,挥了挥手, 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远处天空上爆发而起的能量烟花。

    瞧得加老这般时刻还显得优柔寡断,夭夜明亮的凤目中也是闪过些许无奈与失望,抬起目光瞧得米特尔家族所在的方位,只得在心中祈祷,这个帝国三大家族之首,能够创造奇迹的从云崖宗攻势之中保存下来。

    炼药师公会,一处顶楼之上,身着炼药师袍服的老者眼芒闪烁的望着城中能量爆发之地,时紧时松的拳头,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法犸会长。 “”在老者沉就中,其后面一位也是身穿炼药师袍胞的老者,忍不住的开口道。

    法犸,也是当年卓萧炎有过一些关条,三年后,依然掌管着加玛帝国的炼药师公会。

    “先等等吧。 “”法犸微微摇了摇头,声音嘶哑的道。

    “唉。 “”听得法犸这话,其后面的老者也只得轻叹了一声。

    纳兰家族,一行族内核心人员也是在高楼上望着远处爆发的战斗,面色皆是阴晴不定,居于首位的,自然便是纳兰家岙最强的人,纳兰桀 !“父亲,这事。 “”在纳兰桀身后,纳兰肃一脸凝重的低声道。

    “等 !”纳兰桀紧绷着一张老脸,半晌后,方才吐出一个字来,对于云岚宗那个庞然大物,他同样不敢遭惹,虽说纳兰嫣然也是云岚宗之人,可如今不仅连云韵都是被软禁,而且嫣然也是进入了那所谓的“生死门”,三年中,了无音信,是死是活,连他都不知道。

    “唉,希望日后云岚宗能看在嫣然的份上,放过我纳兰家。 “”纳兰释苦笑了一声,在心中暗自道「不过到得那时,恐怕纳兰家族的尊严,也是彻底的扫地了。

    木家,作为三大家族之一「 同样的挣扎与犹豫,也是在这里上演着,不过最后的结论,依然是没有一个人,敢在这种时刻说出帮忙的话,因为他们知道,那与帝都近在咫尺的云岚山上,还有着一名足以毁灭任何家族的斗宗强者,云山 !这种时候,他们唯有将希望寄托于奇迹之上,只要米特尔家族能够扛过去,借助这胜利之势,恐怕几方势力,方才有胆子商讨合作…”就在米特尔家族与云岚宗的火拼越发的进入白热化时,那加玛圣城百里之外,十几头巨大的飞行魔兽,也是怔追星赶月般的自天际闪掠而过,一股令得整个加玛帝国都会为之震荡的恐怖势力,即将来至 !(第二更!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赶至帝都!

    柒着鲜血的刀剑碰撞,爆发出一阵火花,旋即人影闪掠,锋利刀刃划过**时所带起的低沉声响,毛骨悚然的在这片充斥着杀伐声的庄园之外响起。

    经过几轮冲杀,云岚宗弟子也是扛过了米特尔家族的几波反击,而当他们开始冲进庄园外院时,真正的短兵交接,也是在此刻爆发了起来!

    虽说云岚宗近些年大规模招收弟子,不过短时间内自然难以将他们调教得有多厉害,而米特尔家族则是不同,家族护卫,大多都是精心训练了许多年的精锐人员,因此,在这短兵交接爆发之时,即使人数并不占优势,可任云岚宗如何狂猛冲杀,可却依然只能在庄园最外围争夺,难以冲进庄园之内!

    此刻的这喏大庄园,已经在米特尔家族的森严防守下,固若金汤,绕是以云岚宗这来势汹汹之势,也只能被拒于其外。

    庄园的外围,已经彻底变成了血腥的绞肉机,刀来剑往,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殷红的鲜血四处泼洒,将那高耸的院墙都是渲染得如同红色幕帘般,刺鼻的血腥之味,缓缓蔓延,最后扩散至整个城市!

    在这片战场外围的一些居高点上,无数围观者却是已经在这等惨烈拼杀中陷入了寂静,看着那几乎如同割麦子般不断倒在血泊之中的双方,而即便如此,可那如同白色浪潮般的攻势,却依然未曾有过半丝的停顿,庄园之内,米特尔家族的人,也是满脸凶悍的不断涌出,最后血红着眼睛,与那白色浪潮狠狠对碰!

    在这一刻,作为旁观者的他们,最能清楚的感觉到,人命在此刻是如何的廉价。“嘭!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道剧烈的能量爆炸声,满城日光顺着望去,旋即便是瞧得米特尔。腾山那被云浮二人震退的身形,看这般情况,似乎以米特尔腾山的实力,应付两名斗王强者,颇有点吃力。

    背后双翼一阵扇动,米特尔。腾山方才将身形稳住,抹去嘴角的一丝血迹,在先前的那般浇斗中,他也是受了一点轻伤。

    “腾山,不要再负隅顽抗了,虽然论单人实力,我二人不及你,不过若是联手,你却唯有落败一途。”看了一眼被震退的米特尔。腾山,云浮也是缓缓平息下体内震荡的斗气,沉声喝道。

    对于云浮的喝声,米特尔。腾山却是未加多少理会,偏过头,日光对着海波东的那处战囹望了过去,此刻的那里,战况比这边更加激烈,模糊的身影在天际闪掠,偶尔接触时,便是会爆发出惊天的能量波动。

    寻常人虽然难以看清那战局情况,可米特尔腾山倒是看得清楚,此刻的三人,虽然战况激烈无比,可却依然是有些难以分出胜负。

    虽说云督,云刹二人这斗皇实力很是有些水分,可毕竟两人联手,威力自然倍增,而且两人也并非初次合作,出手间配合极为默契,乃至于即便单人实力远逊海波东,可却依然是能够保持着不败的局面。

    此时的海波东三人,战斗明显已进入了白热化,外界的任何动静都难以令得他们分神,在他们眼中,唯有彼此对方闪掠的身影。

    “没想到这云督云刹竟然已经强到足以与海老相战而不败”望着那难分胜负的战局,米特尔。腾山心中也是略微一沉,看这情况,恐怕海老要将那两个家伙打败需要不短的时间,而自己这边情况也不太妙,若是一旦不慎落败,云浮二人恐怕也要加入那处战局,而到时候局面或许就得一面倒了”

    “一定要拖住这两个家伙,给海老足够的时间!”咬了咬牙,趁着双方皆是气息不太稳定的空挡,米特尔腾山目光又是对着下方那极其激烈的厮杀中瞟了过去。

    此刻下方的那庄园外围,已经彻底被鲜血所柒满,云岚宗的弟子与米特尔家族的护卫,在这里进行着寸地争夺的惨烈之战,虽说米特尔家族的护卫实力比起云岚宗这些普通弟子要强上一些,不过后者却胜在人多,那铺天盖地犹如洪水般的攻势,拼命的冲击着米特尔家族的防线,而在他们这种拼命冲击之下,庄园的外院,已经有着将近大半陷落。

    情况略有些不妙,但却好在庄内有着雅妃等人的指挥,因此倒还不至于显得太过的慌乱,一条条泾渭分明的防线布满着这所庞大的庄园,而想要将这些防线尽数摧毁,怕云岚宗也是要付出不小的损失!“连祖宗的家业都丢了,侥幸活下来,还有何脸面?”将日光从地面上收回,米特尔。腾山冲着云浮二人淡笑道。

    闻言,云浮二人再度插了摇头,旋即也是不再给予米特尔腾山的休息与回话的机会,背后双翼一振,便是在天空上划起两道弧线,一左一右,再度攻向后者!

    随着三人的再度交手,天空上的能量炸响,越发的响亮,而在那等雷鸣声响下,城中无数人都是心惊肉跳,生怕突然一道斗气从天空落下,将自己炸得血肉横飞。战斗,再次爆发!

    随着时间的推妙,那响彻加玛圣城天空的杀伐声,也是逐靳的有着许些减弱,显然,这场真正的血拼,对于双方的消耗,都是极其庞大的。

    米特尔家族那极其顽强的反抗,的确令得云岚宗付出了血一般的代价但在云岚宗潮水般的攻势下,后力不继的劣势,也是开始出现,而在劣势出现的那短短十几分钟时间,米特尔家族的庄园外围,便是已经彻底被云岚宗所占据,虽然想要攻占内院,依然极其艰难,可在这般消耗中,米特尔家族的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

    然而,就在下方米特尔家族在极力顽守时,天空上出现的变故,却是令得所有米特尔族人心头沉了下去。“噗嗤!”

    天空上,一处战场,经过一番激烈之战,米特尔腾山依然未能如愿所的将云浮二人阻拦,反而是在因为一时分神下,被两人逮住机会,发动了真正的一记重击!

    将云浮二人此次攻击全盘接收的米特尔腾山,脸色顿时苍白,旋即一口血雾便是在无数人注视下,忍不住的喷了出来,而其身形,也是急速坠落,在即将落地时,方才被一名眼疾手快的米特尔族人跃身接下。“大长老!”

    米特尔。腾山的落败,立刻便是在庄园中引起了阵阵惊呼,甚至人心都是在此刻有些波动了起来,若非雅妃及时出面压制,恐怕这溃败的恐慌,便是得先从冉部渗透而出了。

    击败了米特尔腾山,云浮二人没有作丝毫的停留,虽然体内斗气消耗也是颇大,不过此刻,已经容不得他博调息休养,因此瞧得米特尔,腾山落地并且失去战斗力,两人立刻展动身形,最后在满城惊呼声中,冲进了海波东所在的那处战圉!

    众人都知道,两名斗皇,两名王,四人联手,就算是以海波东的实力也决计不可能抵挡,落败,是迟早的事!

    他们的所料也并未出错,就在云浮二人加入战圉之后不久,原本攻守有度的海波东,迅速转入下风,险象环生!

    而望得天空上这般情况,帝都之中某几处地所,一些人脸色皆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们所期待的奇迹,并没有发生…”

    皇城高塔,加老目光紧紧的盯着天空上那已经成一面倒的战况,袖袍中的干枯手掌发出嘎吱的声响,不过瞬间后,当在想起云岚宗那个恐怖家伙后,加老全身顿时软了下来,面孔也是在此刻衰老了许多。

    对于那个云岚宗的老杂毛,他实在是没有半分的战胜把握,若是今日出手助海波东,恐怕明日,云岚宗便是会开始对皇室开刀!

    在加老身后,身着紫黑锦袍的天夜,凤目也是遥望着天空上的那场战斗贝齿紧咬着红唇,她心中知道,海波东一旦落败,那么米特尔家族今日便是彻底的失去了抵抗力,这帝国三大家族之首,就得被抹除而去而一旦米特尔家族被灭,云岚宗借助着这种气焰,这帝国之内,还有谁敢出面与之抗衡?“海波东要输了!”

    突然间,加老苦涩的绂纹说道,眼睛逐渐闭上,日后,这加玛帝国,便是属于云岚宗的了!

    在加老说话那一霎,遥远天空上犹如是在此刻静止了下来一般,四道身影重重叠叠,那趿融合在一起的滔天能量,就算是以海波东的实力,挨上了也绝对是重伤下场,而且,在拳影挥动间,那股气势,也已经彻底的锁定海波东,因此,这四人合力一击,他已经逃脱不掉!

    这一刻,全城所有目光,都是汇聚在那天空之上,甚至与连那庄园争夺都是在此刻停滞…

    在这停滞霎那,一些眼尖之人,能够隐隐看见海波东脸庞上噙着的一抹卖存与绝望。

    望着天空上一幕,天夜也是浑身冰凉,这米特尔家族,今日算是彻底的完了,而紧接之后,恐怕便该轮到他们了

    满城寂静无声,天空之上那汇合着四人全力一击的拳势,椅垫座城市都是笼罩而进,那股压抑之感,令得人毛孔紧缩。

    就在无数人精神恍惚间,突然间有着一道清啸,由远至近的翻滚而来,啸声初始极其模糊,断断续续宛如不存在一般,然而瞬息之后,便是轰然而至,最后宛如九天雷霆般,轰隆隆的在整个城市之中爆响而起!而在这雷霆啸声之下,云督四人那笼罩着全城的拳势,顷刻间,土崩瓦解!

    高塔之上,原本绝望的闭上双眼的加老,却是在此刻陡然睁开双眼,目光充斥着难以置信的望着啸声传来之所,那里,一股即使是连他都感到些许压迫的气息,正风驰电般的划过空间而来,而且,最令得他心中猛然翻腾的,还是这股气息,居然有着一股熟忌的味道!

    怔了瞬间,加老眼瞳猛然睁大,苍老的身体因为激动而使劲的颢抖着,连带那声音,都是带上了一道颤音。“这气息…是他?那个家伙…那个家伙真的回来了?!”

第六百五十五章 讨债

    突如其来的清啸雷鸣,自然不止加老有所察觉,与此同时,帝国之内好几处地方,那几位拥有着不弱势力之主,皆是一脸惊愕的望着啸声传来的方向,不过除了炼药师公会会长法犸之外,其余的人都是不具备那种敏锐感知,自然是难以分辨来者身份,但即便如此。那啸声中所夹杂的磅礴斗气, 便是令得他们脸'色大'变,这般实力,就算是皇城的加刑天老妖怪也不及啊。这加玛帝'国,何时文出了这般强者?

    有此疑问的,不仅他们几人,甚至是连整个帝都的人,皆是满脸错

    愕,显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何时加玛帝国又出现了一名这般实力的

    清啸如雷,滚滚而至。就在所有 人心中闪过诧异之时,一道银色闪电,便是至帝都之外猛然暴掠而至,这道银色闪电速度快得恐怖。甚至是连几名斗王强者,都只能模糊的看见天空上一闪而逝的银芒,旋即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银芒掠过空间,短短一瞬间,便是从那遥远城外射进城中,最后光芒一闪,一道全身被包裹在碧绿火焰之中的人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天空那处战圉之中,而其所立之地,赫然便是海波东身前。

    当天空上那显眼的碧绿火焰人影现出身来后,那满城目光方才将之发现,旋即一道道惊疑不定的声音响了起来,看这情况,似乎刚才那清啸声,便是这位神秘人所发?而瞧他那站位,好像是前来助海波东的?

    虽然说起来长,但其实从那清啸响起,并且碧绿火焰神秘人出现在海波东面前,不过是短短两三秒之间的事,而且由于后者那恐怖的速度,当他出现在海波东面前时,云督四人的合力凶悍一拳,方才夹杂着震荡   不已的空间,狠狠而至

    碧绿火焰人影的出现。也是令得海波东一脸错愕,动了动身子,却是发现云督四人将对自己的锁定不知何时解开了去,他一怔之下便是明白,这是面前 神秘人所为,不过这种时候他自然来不及询问对方来历,只得   大喝道:“朋友,小心他们的攻击 !”

    对于海波东的大喝,碧绿火焰人影却辛未回头,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

    “云岚宗之事,你也敢管?找死!”突然出现的碧绿火焰人影,同样也是令得云督等人一愣。不过紧接着在发现对方目的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冷喝声响起之霎。那合四人之力的   一拳,顿时声势暴狱,呜呜的尖锐破风声在满城响彻,令人一些人耳膜一阵刺痛。

    集合了两名斗皇,两名斗王的全力一击,妙音门少主手打,那般威势,恐怕即便是加刑天都只能暂避锋芒,然而那位碧绿火焰人影,身形却是停留夭空,纹丝不动,看这模样,似乎是,想要硬接四人攻击。

    而见 到他这般举动,下方城市中顿时响起道道惊呼声,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未免也太托大了吧,要知道,他的对手可不是寻常强者啊,那可是两名货真价实的斗皇与斗王,连冰皇海波东都只能退避三舍的

    不止下方寻常人 就算是海波东乃至帝都某些地方那些一直关注着此处的强者,瞧得这神秘人这般举动,也是脸色微变,以先前此人所展现出来的恐怖速度来看,要躲开四人这记攻击明显不难,可却还选择硬接,这般作为,若非是有着绝对信心的话,那么便是傻子了…"'

    能有如此强横实力的人。会是傻手么?答案很明显,不会!

    在帝都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那汇聚了   云督四人全力一击的凌厉拳芒,将周遭来米的空气,尽数震开,在这片天际形成一处真空地带,而那道恐 怖拳芒,则是以一种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对着碧绿火焰人影暴掠而去 !

    拳芒过处,这片天际的空气四处逃逸,导致这片空间看上去都是极度扭曲 !

    当那恐怖拳芒即将近身时, 那碧绿火焰人影,终于是有所反应,手掌缓缓平探而出,最后手臂骨骼猛然上颤,一股恐怖力量在极短的时间中迅速凝聚最后在一道低沉喝声中',猛然爆发!

    “八极崩 !”

    被火焰包裹的拳头。并不显得如何华丽,但在拳头出动的   那一刻,空间却是犹如被投入了石头般的泛起了阵阵涟漪!

    “嘭 !”

    双拳在下一霎,在无数道紧缩的瞳孔中骤然相碰,略一沉寂,一道惊 雷般的炸响,猛然响彻天空,旋即一股劲风涟漪,也是犹如波浪般,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

    双拳在无数道目光中。一触既分,火焰人影   身形一阵摇晃,然后向后退了几步方才卸去劲力,而对面的云督四人,却是在     满城惊骇目光中,身体犹如被打飞的沙包一般,倒飞了十几丈远方才有些狼狈的稳住身形!     立身之时,双臂之上的袖袍,顿时爆裂而开露出光秃秃的手臂,显然,这一次的对碰。云督四人,不仅未站得丝毫上风。甚至,还在那神秘人一拳之下,狼狈溃败 !     这一刻,满城鸦雀无声 ! 不管是那战火充斥的米特尔家蕻庄园还是其他地方,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上,刚才的那一幕,令得他们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凭借一己之力。击溃两名斗皇,两名斗王的联手攻击,这般实力,喏大个加玛帝国,恐怕唯有云山 _人,方才能够具备!     而这个神秘人很明显,并不是云山,那么. "这位全身包裹在火焰中的神秘人,又是何方高人?     此时,无数人绞动着脑汁的   来猜测着这位神秘人的身份,可惜,依然毫无结果 !     海波东也是一脸错愕的望着不远处的火焰人影,虽然他能猜到此人应该实力不弱,可却依然没想到,他不仅能够抵御下云督四人联手攻击,     而且还有余力将四人袖袍霰裂,这般实力,当真是恐怖!     寂静在整座城市中持续了片刻,终于是被云督那有些尖锐与忌惮的声音打破了去。     “阁 下究竟是何人?还请报上名来!”     云督四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眼睛之中皆是噙着'一 抹骇然,经过先前的闪电接触,他们能够隐约猜出,面前的火焰人影,实力绝对比皇城那个老妖怪加刑天更加恐怖!   而至于加玛帝国何时出现了一名这般强者,他们云岚宗竟然是丝毫不知情“呵呵。三年不见。没想到云岚宗最擅长的事',依然是以多欺少."”天空之上,那团火焰人影,终于是发出了一道清逸笑声。     笑声从火焰人影中传出,无数人都是一怔,听这声音,他们能够肯定,这位神秘人,年纪应该不会很大。     寻常人对于这道笑声。或许只能诧异其年轻,然而当这笑声落在下方庄园中也是抬起头的椎妃与萧鼎耳中,却是与得他们身体陡然僵硬,微微的张着嘴。缓缓转头,对视了一眼,片剖后皆是从对方眼中瞧见了那抹从深处涌出未的难以置信。     海波东身为一个 老头,自然也对那声音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不过也是德隐络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味道,可皱眉细品下,却是得不出丝毫的答案。     “这位朋友,不要以为我们四人奈何不了你,便可肆意妄为,在这加玛帝国,可还无人敢挑衅我云岚宗!”听得火焰人影声音中的嘲讽意味,云督脸色也是变的阴沉了许多, 厉声道。“若是有本事。便现出真身来,藏头露尾,鬼鬼祟祟可不是高人所听得云督冷喝,火焰人影再度发出一声轻笑,旋即众人便是察觉到,那缭绕在其身体之上的碧绿火焰,正在缓缓消散。     望着这一幕,妙音门少主手打,刚刚响起窃窃私语的城市,再度诡异的变得安静起来,一道道目光,眨也不眨的望着天空上,对于这个神秘强者,所有人都是抱着极大的好奇心。     当然,有这般念头的不仅是这些寻常人,在那米特尔家族庄园中激战的双方,皇城之内,炼药师公会,格兰家,木家…" '这些地方,也是瞪着那老大的眼球,死死的盯着天空上 !     在无数道目光这般炽热注视下,那火焰人影身体之上的火焰,也是逐渐消散,而其中的那道削瘦身影,也是缓缓出现在所有人视线中。     米特尔家族庄园之中。雅妃抬起俏脸望着那有专几分熟悉的背影,纤手已经忍不住的掩着嘴。明眸之中,因为激动,雾气翻涌。真的是他?他回来了 !“嗤 !”     随着一道细微声响。火焰终于是尽数消散,天空,背负着重尺的黑袍青年,振动着背后碧绿火翼,悬浮天际。“呵呵,三年了…" '”“云岚宗,萧家,萧炎回来讨债了 !”黑袍青年悬浮天际。这笑声,缓缓回荡天际,令得整座城市的人,脸上表情,彻底凝固 !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BT种子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站既不是BT种子制作者、所有者、提供者,也不存储任何影音等资源文件。 (小编只是一个网络的搬运工)